云归

柱斑,不逆不拆。
宇智波六件套杂食
更新如果写得让自己满意就会发。

与狐言(上)


路人视角

佑子是一名画家,同时也是一名背包客。

正在进行名为画技修行的全国旅行,相较于名山大川,一些水秀山明的小地方反而更受她青睐。

话虽如此,有时也会因为钱财而发愁呢。

 

“300、500、600……就剩3600日元,佑子我已经是个穷光蛋了……果然不应该买太多纪念品,能不能退掉啊,”木叶旅店里,穿着睡衣的佑子扑倒在榻榻米上,在一堆散乱的纸币上滚来滚去,喃喃着反省。

“但是,还是觉得都好可爱啊……”

翻滚的动作一瞬间定格,佑子将脸埋入被褥,整个人似乎都变得灰暗了。

沮丧了一会后,她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右手做出一个打气的动作,“现在可不是丧气的时候,打工赚钱大作战开...

【柱斑】他的神(下)

小甜饼

木叶古村旧址,作为早年的历史文化符号,给木叶人带来无数荣誉,在多年前就被划入了重点保护区。

千手柱间托着颗蛋,做贼似地闯了进去,身形灵巧,闪过众多旧街舍,几个跳跃间就跃上了著名的“木叶颜岩”,颇为轻松写意,看上去倒像个惯犯了。

柱间结了个印,几支藤曼径自长出,在矮处盘绕成一个巢穴。他将手中护着的蛋放了进去,稳稳当当,而后自己席地而坐,随意的很。

清冷的月光下,哪怕下方没有一点灯光,也能看清大致的轮廓。不难想象在忍者时代,此处是何等盛景。

 

“好长时间没来了,”柱间笑着说。此情此景,还有点闲话家常的氛围。

他盘起腿,一手撑着下巴,絮絮叨叨地一个人聊了起来。

“...

【柱斑】他的神(上)

小甜饼

千手柱间,27岁,单身,公务员,朝九晚五,周六日双休。

如果忽略姓氏,这大概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人物吧。

——千手,火之国出名的忍者一族后裔,在忍者时代没落的现在,依旧坐拥旁人无法想象的财富。

 

周六清晨。

“叮——咚—叮——咚—”

“请问千手先生在家吗?有您的包裹。”

做学生兼职的惠在这个街区已经干了三个月,这还是她第一次派送这位千手先生的包裹。相比同街道的其他房屋,面前的宅邸看上去十分古香古色,院内各种花草侍弄得非常好,连栅栏门都是木制的。想想这位先生的姓氏,这或许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稍等。”

门内传来一个温润的男声,惠听到后,在心...

【柱斑】逆流 (12)

#时间线设定,{宇智波斑·四战}不断回到过去的故事#

#向柱间学习做一个合格的斑吹#

#主斑视角#

 

卷二·{宇智波斑·终末之谷}

 

支线一·带走他

 

 

——这份感情,是挚友兄弟间的吗?

这个念头冷不丁地冒出来,反倒让千手柱间心中一惊。这无疑是不合时宜的冒犯,无论对斑,还是对两人的情谊。

但情爱一事本就是霸道而不明事理的。

柱间心里一时间如乱草丛生,试图除去它,却不过是做了无用功。

——这可真是,大事不好了。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

 ...

【柱斑】逆流 (11)

#时间线设定,{宇智波斑·四战}不断回到过去的故事#

#向柱间学习做一个合格的斑吹#

#主斑视角#

 

卷二·{宇智波斑·终末之谷}

 

支线一·带走他

 

 日落之时,云起层峦,浪人归家,倦鸟还巢。

一家普通的成衣店后院,这一方小小的天地,因为两个人,变得不再普通。

余晖还在散发暖意,落在院中的树木花草间,落在两人的衣物发尾间,晕染出或浅或浓的光。

千手柱间却感到遍体生寒,一些横亘在两人中间的东西、一些假意忽略的东西,总能在最不设防的时候出现,耀武扬威般彰显存在感。

——死...

【柱斑】逆流 (10)

#时间线设定,{宇智波斑·四战}不断回到过去的故事#

#向柱间学习做一个合格的斑吹#

#主斑视角#

#由于两个选项都有不少人选,这里采用分支线的方法,相信自己能圆回去QAQ#

 

卷二·{宇智波斑·终末之谷}

 

支线一·带走他

1、

殊不知,白绝以为的伤心欲绝的斑大人正在苦恼着。

——你说,他是把柱间扔在这呢?

——还是,带走他?

 

思考片刻,斑决定还是带走柱间。

 

想来,周围观望的家伙也要赶来了。

斑直接空手握住露出的刀刃,使上几分力将它从胸前推进,再反手从背...

【柱斑】逆流 (9)

#时间线设定,{宇智波斑·四战}不断回到过去的故事#

#向柱间学习做一个合格的斑吹#

#主斑视角#

 

卷二·{宇智波斑·终末之谷}

 

九、『阴差阳错

 

1.

天是灰蒙蒙的,乌云在此处聚集,孕育着雷鸣电闪。

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的鏖战已经进行了一天一夜。

这个日后被称为“终末之谷”的地方,此刻,连绵的山峦支离破碎、茂密的森林夷为平地,难以想象,这样的力量是人类能拥有的。

千手扉间命令木叶其余忍者在周围布防,他清楚和木叶一样在此观望的人不在少数,这场战斗的结果,将左右当前僵持的局面。

对其它忍村...

一个关于阿飞的脑洞,以后可能会写成番外

刚刚把整个第一卷看了一遍,发现一个不能忽视的bug,为什么最后的带土会傻白甜的接受一个并不算完美的结局,毕竟忍村啊贵族啊忍者啊其实本质上都没有改变,这和他之前对世界深刻的恨,产生了矛盾,虽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但明显,带土还不可能有成佛这种思想。

为了填上这个坑,在这里做出一个勉强的解释。

――带土因为强烈的恨诞生了第二人格

――这个人格就是阿飞,阿飞就是带土的憎恨

――后来因为带土对卡卡西的爱超越了恨,阿飞消失了。

因恨而生,为爱而死。

脑补的时候,我自己都激动了。

这里面还能牵扯点白绝·阿飞的故事,因为缺乏存在的认同感,刚刚诞生的人格问白绝·阿飞:...

【柱斑/带卡】逆流 (8)

#时间线设定,{宇智波斑·四战}不断回到过去的故事#

#向柱间学习做一个合格的斑吹#

{宇智波斑·老年}·卷一

#更改章七中阿飞以“宇智波带土”之名宣战,改为以“宇智波斑”之名#

八、『尘埃落定 』

 
1、

在这之前,恐怕没有人能想到,真的有人能凭借一人之力与整个忍界为敌。但过去这几年,频频在尾兽争夺中败下阵来、损伤颇为惨重的各大忍村,不得不重视这个来自个人的堪称儿戏的“宣战”发言。

五影大会上,据木叶四代火影波风水门透露,经过几年的调查和取证,木叶最后确认,晓夺取尾兽的目的是想要召唤神树,也就是传说中的十尾。千年前,辉夜姬凭此...

【柱斑/带卡】逆流 (7)

#时间线设定,{宇智波斑·四战}不断回到过去的故事#

#向柱间学习做一个合格的斑吹#

{宇智波斑·老年}·卷一

 七、『空无一物』

 

 带土将卡卡西以及斑的尸体收入了神威空间,自己也闪身进去了。

因为之前一直输送阳之力查克拉的缘故,卡卡西身上的伤已经愈合。带土神色坚定地用查克拉手术刀小心地将卡卡西眼中原本属于自己的双勾玉写轮眼取下,装入了自己空洞的左眼中:“轮到你来替我看清未来的道路了,卡卡西。”

随即他将卡卡西身上的血迹擦拭干净,替他换上了自己的备用衣服,俯下身抵着他的额头,像是要告诫自己一样低声说:“我...

【柱斑/带卡】逆流 (番外1)

{宇智波斑·老年}·卷一

#时间线设定,{宇智波斑·四战}不断回到过去的故事#

#主黑绝视角#

#此番外与正文无关,只是正文背景下的扩写#
 

『黑绝的受难日』

 

 

故事发生于宇智波斑初次转生千手柱间失败后,当斑明确自己会在三年后死,所以要将和平事业交付于带土时,他就放弃了转生柱间这一想法,因为柱间毫无疑问会阻止他。

宇智波斑这边偃旗息鼓,黑绝那边却开始着急上火。

黑绝现在还不知道,这只是个开始。

刚接到消息说宇智波斑‘殉情’的时候,它还是很淡定的,毕竟是活了千年,曾经它遇见的因陀罗转世者没有一百也有...

【柱斑/带卡】逆流 (6)

#时间线设定,{宇智波斑·四战}不断回到过去的故事#

#向柱间学习做一个合格的斑吹#

#主斑视角#

#发刀预警#

{宇智波斑·老年}·卷一

 

六、『山雨欲来风满楼』

   

【08:00】 木叶—火影办公室

暗部将一份密报呈交给四代目火影波风水门,密报描述:“有一股雾忍暗中跨越国境线,进入火之国,在边境活动。”

水门派出一支暗部小队,前去调查。

 

【10:20】 木叶—火影办公室

任务处递交一份火之国大名之妻秘密传递的加急委托,委托称:“大名三子在六条柳...

【柱斑/带卡】逆流 (5)

#时间线设定,{宇智波斑·四战}不断回到过去的故事#

#向柱间学习做一个合格的斑吹#

{宇智波斑·老年}·卷一

 

五、『山有木兮木有枝 』

 

【我喜欢着卡卡西。】

这个想法才刚一冒出来,就再也收不回去了。

带土回想起和卡卡西相处的日子,什么时候开始,他在人群中最先注意到的就是卡卡西了,对他不服输,在意他的看法,想要得到他的认可,幻想在未来两人要一起保护琳。想到这,带土的脸上露出发自真心地微笑。

又想到这三年的分开,卡卡西经历了什么呢?他和以前不一样了,而他也变了。带土又有些惶恐了。

回忆似乎成了糖渍的青梅,带...

【柱斑】破入妄 (1)

#章一补完重发#

#时间线设定,斑和柱间互相教导的故事#

#有不少私设#

#主柱间视角#

 

一、初见

 

某个夏日,太阳升到了最高点,晒得不少树叶都打了卷,一时热气腾腾。

千手一族驻地。

学堂里,老师还在唾沫横飞地讲着,讲台下,一众小萝卜头们不少都东倒西歪、昏昏欲睡。千手柱间打了个哈欠,随手团起一个纸团,一发砸中了已经进入香甜梦乡的千手吉臣,把人惊醒。

隔壁桌的千手吉原,千手吉臣的哥哥,给了柱间一个“干得漂亮”的眼神,悄摸摸地要跟柱间讲小话。柱间也对这个光讲大家都知道的历史、还特别枯燥乏味的老师没多大好感,凑上去听了一耳朵。

伴随老师讲述“卯月女神为...

【柱斑/带卡】逆流 (4)

#时间线设定,{宇智波斑·四战}不断回到过去的故事#

#向柱间学习做一个合格的斑吹#

{宇智波斑·老年}·卷一

 

四、『少年慕艾』

 

1.

神无毗桥一役,带土放下一切、坦然奔向死亡,卡卡西背负所有、沉重迎接新生。那场堪称惨烈的死别,对二人造成的影响是极大的。三年来,带土不为世知、不与人言,他也因此保留少年人的天真良善。反观卡卡西,变化几乎肉眼可见,原本那个意气风发、骄傲自信的天才灵魂似乎自那一刻起就在这副身躯中消失殆尽,一个崭新的背负同伴性命的暗部灵魂由此诞生了。

带土在回应了那句话后,张了张口,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柱斑/带卡】逆流 (3)

#时间线设定,{宇智波斑·四战}不断回到过去的故事#

#向柱间学习做一个合格的斑吹#

#主斑视角#

{宇智波斑·老年}·卷一

三、『白璧微瑕』

 

宇智波带土呆呆地蹲在角落,神色纠结,忽然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脸颊一下子变得通红,嘟囔着:“怎么能去那种地方啊……混蛋卡卡西一定会嘲笑我的!那个老头子……怎么会这么色哇!”

白绝们围观他良久,随即一阵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时间回到几刻钟前。

斑穿着一件正蓝染浴衣,头发在靠近领口的位置用一根发带束起,双手一反常态地没有戴着手套,反而持着一把绘扇,坐立行走间自有一抹贵族风流,灼灼如揽月清...

【柱斑/带卡】逆流 (2)

#时间线设定,{宇智波斑·四战}不断回到过去的故事#

#向柱间学习做一个合格的斑吹#

#主斑视角#

{宇智波斑·老年}·卷一

 二、『“愿者”上钩』

1.

宇智波斑从没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体这么不经折腾,只是划了几刀结了个印,居然就晕了过去,而且术失败了!细胞、祭品、结印,三者相辅相成,理应成功的,难不成,是身上的柱间细胞被自己同化了?还是柱间的灵魂不存于极乐净土?

对于自己晕过去一事,斑还是存有几分疑虑。他反复回忆着,确认自己是在结印失败后就晕倒,也审问了白绝,却没发现疑点,之前也从未发生过同样的事。他怀疑自己中了幻术,按兵不动了...

【柱斑/带卡】逆流(1)

#时间线设定,{宇智波斑·四战}不断回到过去的故事#

#向柱间学习做一个合格的斑吹#

#主斑视角#

{宇智波斑·老年}·卷一

 一、『大梦成空』

1.

宇智波斑再一次醒来。

死前,千手柱间和他相约在黄泉共饮的话,仿佛才从耳边落下。

【秽土转生?】

但身体的酸涩感让他否定了这个猜想,他似乎睡了很久,久到忘了许多事。

或者,他真的到了黄泉?

 

小时侯,斑和柱间在不知道彼此姓氏的情况下,切磋忍者的技艺,对未来畅所欲言。他们心知肚明‘对方是名忍者,并极大可能生于敌对家族’,却不约而同地选择默不作声。

再一次比试后...

©云归 | Powered by LOFTER